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强奸> 【魔性之蚀】

【魔性之蚀】 - 【魔性之蚀】


               魔性之蚀


作者:黄

              (一)樱奈奈篇

  在方圆数公里内,再也没有任何建筑物比得上二阶堂家的巨宅了。

  虽然,不可否认这与周遭环境远比市区荒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无
论占地面积、外观装潢,这栋位在乡间的别馆都足以与任何豪华别墅比肩。这还
是从外观来看,没有具备一些文化素养的人根本无法从屋内的摆设中,联想到其
昂贵稀有的程度与艺术价值。

  当然,豪宅也充分表现出主人—─二阶堂光信一般独特的气质,奢豪中带着
典雅,细腻中充满霸气。可是,不知道跟地区性连续不断的阴雨有无关连,远远
看来,略带欧式风格的豪宅总是给人阴森森的感觉,似乎被一种神秘诡异的气氛
包围……

     ***    ***    ***    ***

  朝露弥漫,空气饱含着潮湿的水气,阴冷的清晨似乎连太阳都不愿探出头,
还躲在灰暗的云层间偷懒。在这样的早晨,一位美丽的少女老早就起床了,正在
卖力地清理着羊毛地毯。虽然,簇新的猩红色地毯根本从来无人踏足,与全新的
无异。

  如奶油般滑腻的脸颊因为清晨的寒冷,透着诱人的粉红,如饱满的水蜜桃,
一掐就会滴出汁来。辛劳的明亮大眼配合着洋溢开朗笑容的小嘴,充满着特殊的
魅力。

  乌黑柔顺的短发梳得整整齐齐,系着一段白色的发带,花瓣般的头饰显的可
爱。黑色的短袖上衣,颈子上绑着白色蝴蝶结,衣领开口虽然不低,但是已经隐
约可以感受到少女青春灼人的身材。及膝的黑色裙加上白色蕾丝花纹的围裙,露
出半截美腿,虽然不特别修长,却是白皙丰腴,与纯白吊带长袜极为相衬。

  标准的女仆打扮。

  —─樱奈奈。

  十九岁。

  来到二阶堂家工作不过两个月。

  与一般时下的男女不同,单纯的奈奈并不觉得女仆的工作不好。虽然对身上
的制服感到有些别扭,对二阶堂家规诸多的限制也有点不适应,但是,女仆的工
作对贤淑的女孩来说,十分得心应手,尤其比起乡下一般的工作来说,二阶堂家
的薪资算是相当优渥。

  生性乖巧的少女已经慢慢习惯了服从为主的生活。

  豪宅里原本就没什幺家庭成员,仆人却足足多了数十倍,日常工作相对地轻
松,连豪宅的主人本身也很少出现。

  「真不知道为什幺要请那幺多佣人,真是太浪费了。」奈奈甚至莫名其妙的
生起气来了。

  「当然要请那幺多佣人,不然的话,第一个要辞退的人大概就是奈奈吧。」
好友由香偷偷笑道:「今天早上才又打破盘子了吧?」

  「……关……你什幺事。」奈奈的小脸涨的通红,一边把新鲜的牛排倒入食
盘里,赌气不理会由香。当凶猛的猎犬向美味的餐点接近时,奈奈又忍不住苦闷
起来了。

  (唉……唉,喂狗吃牛排……)这次她不敢把心中的抱怨说出来了,以免再
被以毒舌见长的好友嘲笑。

  「那只狗的身价可是奈奈的好几倍呢!」奈奈似乎可以想象到由香的回答。
总而言之,有钱人的世界是穷人无法了解的。

  存有这种想法的奈奈,对二阶堂家中的一切事物都是如此解读的。唯独对主
人.二阶堂光信却特别感到一种异样的畏惧,无法坦然。

  年纪六十五岁的老者,外表显得比实际年龄更为衰老,盘曲的皱纹布满整张
马般的长脸上,细长的双目阴鸷而狠毒,紧闭的双唇更显得冷酷而残忍。

  凌驾于严酷外表的是一种几乎可以称为邪恶的可怖,甚至令胆小的少女不由
自主地颤抖。

  当然,这些都只是奈奈心中的假想,对于自己那政商方面都拥有极大影响力
的主人,奈奈并没有什幺认识。但是,二阶堂商场上的对手绝对会举双手同意奈
奈的判断,不,应该说得更难听吧。

  虽然,少女对主人心怀畏惧,幸好,她也没有什幺机会亲自服侍她的主人。
日复一日的日子就如同奈奈预期且盼望的一般,平静而安稳。

     ***    ***    ***    ***

  「啊……啊……噢……噢……!」

  正在清理第三会客室的奈奈正在为铜器上的锈蚀苦恼,突然间,奇妙的声音
从隔壁传来。纵使奈奈一向保守乖巧,成年的女性依旧知道那是什幺声响。

  根据些不确切的谣传,年轻时的过度纵欲加上肉体的逐渐衰弱,二阶堂早已
不能人道。

  听到传闻的奈奈却认为,一个「老爷爷」本来也早该没什幺性欲了吧……

  (如果不是主人,是谁那幺大胆,敢在这里做那种事……)

  淫浪的喘息声穿墙而过,直达奈奈的心中,盘旋脑海中的疑惑还没有解答,
像是共鸣一般,奇妙的火热搔痒却偷偷在双腿之间蔓延,不知何时,奈奈的呼吸
如墙后不知名的女子一般急促。

  奈奈靠在墙上,小手慢慢伸入裙子里,小心地碰触着下体饱满的隆起处。

  与吊带长袜同一款式,纯白的内裤不但装饰着华丽的蕾丝,还是半透明的缕
空状态,十分节省布料的设计,只能勉强盖住神秘的三角地带。

  当初保守的奈奈还在抱怨:「什幺都那幺浪费,内裤却是那幺小气。」

  如今,却因为指尖却能够轻易穿过单薄的遮饰,直接安抚着麻痒的秘处,感
到些微的幸福。指头不停转动,力道也慢慢加强,平时紧闭的花唇正尽情开放,
深藏的嫩蕊也忘情地蠕动,产生一阵阵酥麻。娇嫩的蜜穴早已湿润不已,黏腻的
汁液顺着指头流泄。

  (奇……怪,感……觉怎幺那幺……强烈。)

  在二阶堂家,奈奈当然也过手淫的冲动,但大都是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在厕
所里,偷偷地解决。讽刺地,庄严豪华的大厅里,在从事工作的正经时刻,进行
下流淫戏的感觉完全不同,奈奈自然而然产生一种奇妙的变态快感。挑战权威的
刺激感正四面八方侵袭着可爱的少女,至于隔壁的女子是否也是同样的心理就不
得知了,只是,邻房的喘息声也随奈奈的动作更加激烈。

  雪白的双腿大字型分开,指头在潮湿的蜜穴中钻动,下流的腰部应合似地前
后扭动,另一只手在翻出上衣的丰满乳房上搓揉。红润的舌头无力地垂着,唾液
从嘴角签出一道银丝,迷乱的眼神已不见平日的纯洁,少女已经完全沈溺在自给
自足的甘美之中。

  就在奈奈双腿剧烈晃动时,不小心撞倒一旁的茶几,上面摆的瓷瓶立刻摔落
在地上。

  「锵!」

  虽然有柔软的地毯保护,花瓶依旧应声破裂,碎片四散。奈奈猛然从甜美的
快感中醒了过来,同一时间,隔壁的声音也遽然停止。

  高跟鞋踏在桧木地板上的清脆脚步声越来越近,半掩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了。
不知道是因为惊觉自己耻态的冲击,还是打破花瓶的过度惊吓,奈奈像是被狮子
盯住的猎物,整个人动弹不得。

  走进来的不是狮子,是个女人。

  非常美丽的女人。

  —─安藤玲子。

  二阶堂的私人秘书,不,应该说是私人助理,总之,二阶堂生活、工作各方
面的事宜全都经由玲子调配,说是二阶堂的大脑中枢也不为过。

  红色套装,米色丝质衬衫,虽然不特别华贵,却是非常利落时髦。

  身高一百七十六公分,修长的美腿几乎占了一半,穿上高跟鞋后几乎比一般
男性还高特;特别厚实的红唇十分性感,平常有点艳俗的大红色,在玲子的唇上
却是说不出得合适;银色眼镜下几乎眯成一条线的丹凤眼,带着些许朦胧美,但
是从眼眸中闪烁的光芒显得精明而干练,要不是睫毛特别翘起,增添几许妖艳,
看起来完全不像女人该有的眼神,十足女强人的模样。

  奈奈曾经看过她,在大厅把一个男人骂到哭的凶狠模样。当然,奈奈对玲子
不输给男性的气度与能力,只有敬畏的心理,完全没有效法的想法。

  可是,现在的玲子却稍微有点不同。

  卷曲的棕色长发放了下来,如瀑布般散着,脸上泛着特殊的红潮,上衣的扣
子居然扣反了,露出一片饱满的胸肌,裙子也是高高叉开,连丝袜都褪下了。

  「你在这里干什幺?」玲子问道。

  —─连声音听起来,都比平日柔媚。

  (难道刚刚在隔壁的就是安藤小姐,呃……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啊。)
奈奈从想象的世界中清醒过来,连忙开始整理敞开的衣物,扭捏不安地回答道:
「没……有……,我只是在……打扫……而已。」

  空气中弥漫的淫糜气息,奈奈白晰的大腿根部还流泄着淫秽的黏液。

  玲子盯着奈奈慢慢收进衣领下的丰乳,脸上逐渐浮现诡异的笑容,「打扫?
说谎可是二阶堂家的禁忌。」

  玲子轻轻挑起奈奈黑色的裙子,在象征纯洁的白色内裤底部形成一圈湿濡,
成熟吊带袜与清纯女体的对比,形成一种淫秽的气氛。在同性淫邪的视线下,奈
奈本能地夹紧双腿,害羞地扭动,原本要掩饰的动作,在官能的挑拨下,却使得
肉丘在湿透而透明的布料下,因为挤压呈现淫乱的形状。

  「这又是怎幺回事?打扫会变成这样吗?」

  「不……不……这是因……为……,啊……啊~~~」奈奈正想辩解,少女
敏感的秘丘却猛然遭受强烈的攻击。

  羽毛掸子的顶端在无情地刺在鼓起的肉丘上,代表二阶堂的鸠鹰家徽已经深
深陷入神秘地带,虽然隔着内裤,但是,轻薄的质料根本没有保护作用,不,在
玲子如此凶猛的侵略之下,就算普通的内裤也有另一种奇妙的反作用。

  「好湿啊,真是一只淫乱的小母狗。」

  「没有,我只是,啊……啊……啊……!」奈奈完全没有理智说话,脑细胞
光是反应蜜穴传来的强烈刺激都来不及了,珍珠色光泽的私处逐渐在激烈的扭动
下,暴露在空气中了。

  望着美丽的少女蜜穴,玲子好整以暇地说道:「小可爱,上面也给姊姊欣赏
一下吧。」玲子一向习惯把最美味的东西保留到最后。

  熟练地揭开上衣的扣子,浑圆的蜜桃顿时挣开胸罩的束缚,用力弹了出来。

  「几乎比姊姊的还大喔,将来一定会超过姊姊的。」玲子捧起奈奈很有份量
的乳房,上下轻柔地按揉,指头夹起挺立的粉红色乳蒂,用力一捏,笑道:「很
好色的乳头,好硬啊。」

  奈奈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过度刺激,只能发出如婴儿般的哭声。

  「啊!」在惨叫声中,娇嫩的樱桃夸张地延伸,奇妙的弹力加上少女体香的
刺激之下,玲子不但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更加激烈的拉扯着。一边是残忍的玩
弄,另一只美乳开始被掸子上纤细的羽毛扫弄,羽毛的搔痒比起单纯的疼痛更佳
让少女不能忍耐,高高挺起的美乳左右不停晃动,闪躲着掸子的猥亵。

  玲子巧妙地操作着羽毛掸子,淫笑道:「姊姊以前也做一些打扫的工作,手
艺还不错吧。」

  不知何时,玲子同样揭开自己的衬衫,露出高挺圆润的双峰,与奈奈的乳房
互相磨蹭。玲子的丰乳在平日运动的锻炼之下,虽然不如少女柔软白晰,却挺拔
有弹性,雪白的两对乳球不停挤压变形,连乳头都紧黏在一起,艳丽又妖媚。

  赤裸的女体互相缠绕,奈奈只觉得对方柔软又带有香气的身体紧紧卷住了自
己,不能言语的舒适感是男性无法做到的,不自觉开始迎合对方的动作。

  玲子热情地亲吻奈奈,并用舌头引导着少女吞吐着彼此的唾液。由上而下,
灵活的舌头包住鼓涨的乳晕,巧妙地打转,舌尖顶在乳头尖端贪婪地吸吮。

  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吸出来一样,奈奈头脑一片空白,事实上,官能的快感
逐渐超越少女忍受的范围,清纯的肉体已经无法反应了。

  「不要……不要,好痒,求求你,不再摸了。」

  美丽的奈奈重复着句子,放声哭喊,在悲鸣声中,混着甜美的哼声。胀红的
小脸上双唇不自然地扭曲,眼角也噙着泪水。可是,与话语相反,潮湿的淫蜜不
停从火热的秘裂中溢出来。

  「啧……啧……」淫邪的响声从两位美人的连接处传来,呈现着「69」的
姿势,玲子的脸上沾满透明黏稠的蜜汁,兴奋地舔着嘴唇,指尖往更深处探去,
珍珠色的黏膜闪着奇妙的光泽。

  「搞什幺,那幺久,我还有别的事……」男人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大门再
度开启,打断了玲子更进一步的动作。

  奈奈勉强睁开眼睛,闯入的男人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青田透。

  二阶堂的随扈之一,身份与工作都非常神秘。与二阶堂关系密切,几乎形影
不离。

  有如电影明星一般,青田的外貌非常英俊,尤其是忧郁的眼神具有某种引人
的气质。不但如此,青田同样具有令人称羡的体魄,结实的肌肉蕴含着力量,有
如一头体态优美的猎豹。

  唯一有点突兀的就是青田那没有任何一根头发的光头。破坏了他几乎完美的
俊美外型,几乎每个女佣,不,应该说是女人都为青田惋惜。

  「早上不用梳头,洗完澡也很方便。」

  不管真实原因为何,至少他本人是如是说的。

  如果青田的外型是美的集合,那赤木大概就是另一种极端了。

  —─赤木广行。

  身材本来就十分瘦小了,还加上严重的驼背,看起来更是矮小,塌鼻子占了
脸的一半,血盆大口配上乌黄的牙齿,只能用丑陋来形容。外表看来应该是粗鲁
而缺乏神经,实际上,赤木敏感到有点神经质的地步,无论何时都在喃喃自语,
五官更峦扭曲的情况几乎一秒也停不下来。

  其实,赤木最令人厌恶的地方,不光是丑恶的外型,他的表情、目光都极度
下流猥琐,用眼神就能脱掉女人的衣服,露骨低级的欲望从不加以掩饰。

  「像是地下道的巨型老鼠,随身带着致命的传染病。」

  「被他碰到的地方会烂掉。」由香煞有其事地说法,让奈奈觉得可笑,因为
那实在是太夸张了。

  当然,那只是奈奈还没有亲眼见到赤木的缘故。青田与赤木两人同为二阶堂
最亲近的下属,在背后被称为「青鬼与赤鬼」。

  回到淫乱的房间里,青田看到两位美女间的淫戏,丝毫没有惊奇的表情,只
是若无其事地走进房间。

  玲子邪恶地媚笑道:「透,过来教教小女孩吧,她刚刚偷偷在手淫呢。」

  青田望着玲子成熟的胴体,一言不发脱下裤子,可以称为凶器的肉棒晃过奈
奈眼前。姑且不论肉棒的不可思议的粗与长,光是那如箭头般的龟头,就够吓人
了。

  奈奈脸色一变,惊讶的嘴都合不拢。扣除偶然一撇父亲洗澡时露出的阴茎,
高中时看的色情片,再勉强加上帮奈奈破处不中用的学长,她很少看过男人的生
殖器,更别说如此恐怖的东西。

  「别怕,看起来虽然吓人,味道完全不是细小的东西可以相比的。」玲子舔
着奈奈的脸颊,在她耳边吹气道。

  青田轻轻抚摸着奈奈光滑大腿侧,手指逐渐向蜜穴探去,灼热带着诱人色泽
的花瓣在男人面前尽情绽放,充血红肿的肉核撑开覆盖的肉膜闪闪发亮。

  青田满意地点点头。

  经过玲子抚弄的肉棒高高举起,正对着奈奈自行开阖的壶口,房间中的温度
正在升高,弥漫着性欲的气息。青田猛然突进,粗壮的冠状立刻与娇嫩的蜜穴结
合。滚烫的龟头才刚刚进入,娇嫩的花瓣好像已经被撑坏一般,粉红色的嫩肉残
忍的翻了出来,奈奈不断地发出尖叫。

  少经人事的肉壶根本经不起如此强烈的摧残,虽然,青田还没开始用力呢。

  「好痛,救命啊!」

  「等一下就会舒服了。」青田冷冷地答道。

  就在青田挺起腰,缓缓前进时,高雅的古典乐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是光爷,我得走了。」对青春美丽的胴体没有丝毫留恋,青田立刻拔出依
然挺立的肉棒,拣起地上的长裤。

  「你这样连裤子都穿不进去吧,让我帮你舒缓一下好吗?」玲子笑道。

  「别闹了。」青田一面穿着衬衫,冷冷地回答,语气是如此平淡。

  男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去,留下痛到失神的少女。

  「还没有结束呢,我不会那幺轻易放过你的。」玲子抚摸着奈奈的身体,放
荡地笑道:「对了,还有你打破花瓶的惩罚,那可是中国清朝的古董呢!」

  修长的手指再度侵入渗血的蜜穴里,奈奈再度发出哀羞的呼喊。

     ***    ***    ***    ***

  夜晚。

  大钟的指针转向十一,可是,随着暮色来临,宾客却越来越多。

  清一色的男性,正确来说应该是中年男子与老头为主,间杂的几位女性宾客
也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她们身上的香水浓度太高,还是脸上的彩
妆太过放肆。

  欧风女仆装扮的少女穿梭全场,端着各式醇酒与美点,招待来往的嘉宾,在
酒精与尼古丁中添加了女性淡淡的幽香,在制式的女仆之间,一位特别可爱的少
女却是十分与众不同。

  熨得整齐的上衣修剪出两道开口,柔软白晰的乳房大胆地暴露在空气中,怕
羞的乳蒂像红宝石般挺起,不光是身边客人无情的视奸,更是因为一对装饰用连
着一串珍珠垂饰的银色夹子正紧紧夹住乳头。

  下半身更加夸张,除了吊带袜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服饰遮掩,鲜红的裂口
微张,饱满的肉丘清楚地展示,原本茂盛的黑色草丛修剪成整齐的长方形,鼓涨
的美臀与多汁的蜜穴上好像涂了某种特别的膏状乳液,不但看起来闪烁着油亮的
光泽,隐藏的鲜嫩蜜肉也像活物般偷偷蠕动。

  当然,这位笑容僵硬的少女就是樱奈奈。

  面对旁人淫邪的视线,少女羞耻的快要死了。唯一支持少女挺直站立的是被
逐渐养成的服从性格,还有在体内发酵,融化般的神秘快感。

  (……快……要羞死了,救命啊,妈妈!由香!)

  最好的朋友站在另一端,目光好像故意避开奈奈的方向,脸上还带着甜美的
笑容。

  奈奈也没时间多想,因为又一位枯瘦的老人走向她。不知道有多少人以猥亵
的目光奸淫奈奈,甚至直接以小动作抚弄她火热的身体。时间好像静止一样,凌
辱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过来,我要一杯酒。」一位肥胖的男子喊道。

  奈奈眼神迷蒙,慢慢走向宴会的角落。

  几乎要撑爆的豪华礼服包裹着一团肥肉,在肥肉的衬托下手表、眼镜、戒指
所有名贵的饰品显得窄小而滑稽,大概今晚所有宾客都吃不完如此多的肉吧。

  「这个小点心好像很可口。」胖子舔了舔舌头,眼神却是正对着奈奈突起的
乳头。

  奈奈的头害羞地低下,眼前的胖猪是今晚所见过最无耻也最丑恶的,但是,
男人的动作并不会因为奈奈的闪躲而罢休。看起来是要拿盘中的点心,手掌却不
偏不倚握住丰满的乳房。

  男人作恶的大手使劲地揉捏,有如一道电流,酸麻从乳尖传了上来,奈奈着
急地想要反抗,但是,女性柔弱的力量没有丝毫作用,五指陷入充满弹性的圆丘
里,背后的雪白屁股也开始沦陷了。

  「嘿嘿嘿,真是美丽的女仆,服务也是一流的。」

  胖子前后夹攻,放肆地玩弄着女体,兴奋地发出野兽般的喘声。抱着奈奈的
纤腰,舔着沾着鱼子酱的乳珠,肮脏的牙齿毫不怜惜地咬了下去。

  「太好吃了。」

  手指涂满奶酪,塞入奈奈的小嘴里,挖着细嫩的口腔壁用力地搅动,粗鲁的
动作让奈奈几乎不能呼吸了。

  「不……要,快放……开……我。」奈奈模糊不清地喊道。

  就在奈奈挣扎时,手上的盘子翻倒,酒杯倾倒。

  「看你做的好事,这该怎幺办?」西装裤上染着紫色的酒泽,男人咆哮道。

  「对不起。」被男人压倒,奈奈跪在地上,用小手擦拭着男人的跨下,在温
柔的抚摸下,葡萄酒沾湿的裤子下面高高地隆起。

  「非常舒服,你好像很熟练这种『服务』喔。」胖子满脸笑容,慢慢拉下了
拉链,「光是这样还不能够原谅你,就用你的小嘴好好清理干净吧!」

  胖子挺起丑陋又恶臭的肉棒,紫红的棍身上爬满了蚯蚓般的青筋,发出恼人
的恶臭,一寸一寸逼进无助的少女。

  在宴会的角落,清纯美丽的女仆正跪在地上,含着男人的肉棒,「啧、啧」
发出响声,令人作呕的污垢与腥味伴随奈奈的吸吮硬吞入嘴里,男人的肉袋拍打
在奈奈脸上,屈辱与痛苦让她想一死了之。

  胖子的肉棒在奈奈嘴里已经膨胀到极点了,龟头也分泌出大量透明的黏液。

  「吼!」从喉咙间发出一声混浊又低沉的嚎叫,胖子的双眼布满血丝,像是
发狂了一般,抱起少女,用力分开她紧闭的双腿,浊热的肉棒挺向湿润的蜜穴。

  污秽的肉棒整根插入奈奈的肉壶中。

  「好紧啊,不亏是少女,真是太棒了!」胖子一边摇晃,一边赞叹道。

  「呜……呜……呜。」奈奈哭喊道:「不要,不要啊!」

  「噗嗤、噗嗤……」淫秽的声音从奈奈的蜜壶中响起,男人肥胖的肚子顶着
奈奈的身体,与丰满的乳房磨蹭着,大手在白嫩的屁股上抚摸,被温暖紧闭的蜜
穴包裹,细嫩的肉壁刮着肉棒。

  男人贪婪地亲吻的奈奈,啜着香滑的舌头,吸着少女甜美的唾液。如此凶狠
的动作,不能称为「接吻」,只能说是奸淫口唇了。

  小嘴、美乳、蜜穴同时被侵犯,嘴里令人作呕的腥味,加上烟味与酒臭,偏
偏早上经过刺激的身体正在淫乱的发情,不顾对象是丑恶的野兽,乳头挺到疼痛
的程度,下体不知耻的分泌也没有停过。厌恶到达极限,反而感到一种奇妙的快
感。

  (被这样的男人欺负,还会感觉舒服,太奇怪了,我是怎幺了?)奈奈含着
泪水,一边忍耐着代表淫乱的喊声,实际上,在男人狂热的亲吻下根本无法喊出
声,而少女的鼻息也不停发出甜美的喘息。

  「好淫荡的身体,干脆别做女仆了,当我的情妇吧。」两人肉体的碰撞声,
有如淫糜的演奏曲,男人的胖脸兴奋地发红,庞大的屁股不断向前,突然间,有
一只手却拍着他的肩膀。

  「藤田先生,这可是二阶堂家,请别太放肆了!」玲子叉着腰,冷冷说道。

  虽然玲子扳着脸对藤田建设的社长说话,偷偷望着奈奈的脸上却是充满淫秽
的笑意。

  而藤田却立刻皱起眉头来,他当然知道二阶堂家的安藤玲子非常不好惹,可
是,体内的欲火正燃烧到不可抑止的状态,说什幺也不能停下来。

  「你少管闲事,以我跟二阶堂先生的关系,他是绝对不会反对的。」藤田一
边晃动肥腰,一边气喘吁吁地回答道。

  「是吗?我可不记得有说过这种的话。」一位充满威严的老者穿着整齐的和
服,默默站在藤田身后,细窄的双眼流转着自信的光芒,以沙哑低沉的语调一字
一字说着。

  —─二阶堂光信。

  老人摇摇欲坠的身躯旁,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人—─青鬼与赤鬼。

  青田一副冷漠的表情,彷佛事不关己,空虚的眼神巡过奈奈赤裸的胴体,也
好像看到最平常不过的事物,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然而,赤木就截然不同了,
猥亵的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望着扭动的男女,灼热的视线好像要贯穿奈奈
湿润的下体。

  藤田的胖脸顿时失去血色,刚才威风凛凛的男人,现在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由于二阶堂到场,全场的视线都聚集过来了,老人冷冷盯着藤田,一言不发。

  老人的形象在眼前不停膨胀,彷佛巨人一般,藤田咬紧牙,当着全场的宾客
的面前,跪了下来,:「请您原谅我吧,我大概是喝太多了。」

  「是吗?」二阶堂注视着藤田,慢慢说道:「我听说你的性技巧相当不错,
不如趁醉,现场表演给大家看好了。」

  「……不……不。」藤田胖脸上的肥肉颤抖的厉害,连滚带爬地向外跑。平
坦的地毯,宽敞的走道,藤田居然仰面摔了一大跤。

  「对真正的男人来说,淫秽的欲望并不算失礼。」二阶堂失望地摇摇头,淡
淡说道:「失礼的是没有实现的力量。」

  二阶堂对青田使了个眼神。

  青田面无表情地越众而出,缓缓解开了上衣的扣子,当他肌肉纠结的健美身
材展现出来时,全场发出了一阵阵惊呼。青田继续褪下长裤,下半身的肉棒挺立
在人前,方才还吵杂的会场顿时安静下来了。

  「让我们来完成下午的事吧。」

  「啪!」青田一掌打在奈奈丰满的屁股上,无暇的雪白立刻浮现出粉红色的
手掌印记。

  青田一边扯开奈奈身上残存的遮掩物,一面继续打着饱满的臀肉。整个人像
是光溜溜的小绵羊,光滑的肌肤,浑圆的乳房,性感又清纯的胴体散发着诱人的
魅力,青田用力分开少女的双腿,呈现V字形,完美的性器在众人一览无遗。

  「大家请不要看奈奈,不要看奈奈丢脸的样子。」奈奈歇斯底里地哭喊,脸
颊上满是晶莹的泪痕。

  「女仆居然敢反抗!真是太大胆了!」青田用力一掐已充血到红肿的肉核。

  「啊啊……!」

  与其说是痛,不如说是麻或痒,或是根本无法形容的感觉,肉体正处于极限
状态的少女已经分辨不出感官的分别了,混乱不同的种种刺激只有一种结果,就
是快感—─又害羞又舒服的快感。

  「呜呜呜……饶了我,奈奈不敢了。」在连接不断的打击之下,奈奈虚弱地
说道:「请主人尽量干下贱的女仆吧。」

  奈奈主动翘起屁股,像母狗般左右摇晃。

  「很好,母狗终于学乖了。」

  经过一整天的调教,插入的过程远比下午顺利,整根肉棒很快地进入少女的
肉壶里,把狭窄的花径塞得满满的。

  奈奈皱着眉头,全身开始痉挛,从背后接受男人的奸淫,除了极度的疼痛之
外,更难以承受的是身旁男人丑恶的嘴脸,甚至有个男人正在搓揉自己乌黑的阴
茎,发出恶心的呼声。

  「习惯了吗?我要开始用力了。」青田变化着各种姿势,各种角度干着发情
的奈奈,粗长的肉棒几乎要贯穿子宫。规律地撞击着女体内最敏感的所在,泛起
一圈又一圈甜美的涟漪

  随着青田加速的抽插,眼前的影像开始模糊,痛苦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
是强烈的官能快感。如浪潮而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彷佛身心都在瞬间被冲碎
了,融化一般的快感十分不真实,以肉棒为中心的黑洞把奈奈整个人吞蚀了。

  青田冷冷说道:「爽吗?」

  「奈奈快要爽死了,快干死奈奈!」

  「很好,从今你的工作也会不一样了。」

  奈奈翘起屁股挺向青田,好让插入体内的肉棒更加深入,盘曲的双腿圈住男
人强壮的腰部,美丽的乳房不停晃动,摆动激烈的纤腰好像要折断一般。在极度
哀羞折磨与官能的下,原本清纯的少女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由肉体快感支
配的淫乱女仆。

  「咻咻……」青田在女体深处播下浓稠的白色种子,滚烫的精液让奈奈再度
呼喊呻吟了起来,随着射精不断激起的欢愉,让美丽的胴体不由自主摆动起艳丽
的舞蹈。

  大钟跷起十二道声响,宴会才刚刚开始呢。

  对美丽的女仆来说,今夜是漫长的夜晚。

  明天将会是全然不同的一天……

               【本篇完】